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午夜进棺 > 第一百八十八章 怨结

第一百八十八章 怨结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感受着浓烈的熟肉味,我赶紧捂住了鼻子!在我这么一动的瞬间,他也动了!

  他转头对我咆哮了一声,原本的嘴巴直接裂到了耳根!直接咬向了我的脖颈!

  我双手紧抓绳子脖子一拧,堪堪躲过他的致命一击!在我闪避的同时我腰间用力,借助着绳子的弹力直接来了一个燕子摆尾!朝着他的头来了一个全力侧踢!

  只听嘭的一声闷响!我就觉得自己的脚踢到了一团烂肉!他的头直接被我直接踢飞了出去!

  我看着眼前的无头尸体心中不由一惊!我刚才虽然用了十二分力气,可是还远远没有达到这样的效果!

  我眯了眯眼看了看这具尸体脖颈的齐整切口,才知道这个人的头早就断了!只是这个切口没有一丝的血痕而是呈暗白色!也就是说这个人在活着的时候就已经被人煮熟了!

  看到这里我突然想起古老头说过这个鬼屋的前几任主人中,有一家姓白的就是被煮熟之后砍掉了脑袋!

  想到这里我仔细回顾了一下仲叔留给我的那些书里有关“怨结”这个阵法!我再联系起李正阳说的话,如果说这个屋子在夜间某个时段会撒发出彻骨的寒气是九幽坛淬炼体魄的话,那么眼前的这个恐怖的幻境应该是紫文瀚加持的另一种结界!

  而这种结界和“怨结”十分相似!这个阵法以惨死之人的身体为媒介,然后将这里的怨气全部封存在这个尸体身上!如果这个人死的越凄惨则他的躯体所容纳的怨气就更多!这个地方以前本来就是刑场公墓,怨气十足!再加上这个人是被活活煮熟然后砍掉头颅,死的凄惨异常!那么这一切也就应对上了!

  我理清楚了个大概,就看到这个无头尸体已经慢慢走到被我踢飞的那个头面前,蹲在地上慢慢地把他架到自己的脖子上,然后转过身对我发出一阵咯咯的怪叫!

  我知道如果紫文瀚所布的阵法和“怨结”差不多的话,以我目前的本事是没有杀死这个被煮熟的人的!因为他只是一个容器,如果不解决这里的怨气,他们他就是无解的存在!

  我赶紧让自己平静下来,口中默念口诀,让自己赶紧融入周围的气息之中!他没有感受到我的气息,开始焦躁地四处乱撞乱砸!他找了半天没有发现我的存在,又唱着跑调的京剧,踉踉跄跄地走出了屋子!

  随着他的离开,我眼前的环境有一次发生了改变!

  我清楚的知道我目前所处的位置是我的房间,通向三楼的走廊明明不在这里可我的眼前确实突兀地出现了一个走廊!

  昏暗的灯光从上面射了下来,一个女人嘶哑绝望的声音从上面传来,她一会哭一会笑,听着让人脊背发寒!

  我虽然很不想再去上面看什么!不用看我也知道上面应该还有惨死在这个屋子的另外几个人!只是我现在是利用忆歌教我的口诀躲过了那个备注熟人地索命!而上面不知道还有什么更加厉害地恶灵等着我呢!

  反正绳子还在,说明我根本还在我的屋子里!我看了看手表,凌晨两点多!这个时候算是一天阴气最盛的时段!我想到以前住在这里的人都是在晚上死的,只要我捱到白天,这个迷魂阵也就不攻自散!

  想到这里我倒是不怎么害怕了!只是好奇为什么这个屋子早不闹鬼晚不闹鬼,偏偏是在这个时候!可再仔细一想其实也简单!凭着忆歌的本事,她也许早就用什么妙招震慑了这些鬼魅魍魉!可她为什么在走的时候要解封这个迷魂阵呢?

  难道是她这次离开是为了锻炼我?我越想越觉得以她的性子还真做得出来!

  想到这里我也心安不少!只要她没有事,眼前这个困局对我来说难度是有,可是我自保还是没有问题!也许这也是她安心离开的原因吧!

  我越想越坦然了!

  我这些年见过了太多的恐怖场景,慢慢地也有些免疫了!生和死本是这个世界的神圣法则!但是这些歪门邪道以生死相作弄世人,实在是用心险恶了些!

  楼上面的女人发出阵阵哀嚎,慢慢地她又开始咿咿呀呀地唱起了京剧!我不知道这些怨灵为什么热衷我们炎夏的国粹,我想了想大致是那个姓紫的是个京剧迷吧!

  反正有免费的京剧作为催眠曲,我也慢慢地在绳子上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等我醒来的时候那个近乎嘶哑哀嚎的京剧还在唱着!我揉了揉耳朵看了看手表,表情一下子就凝固了!

  我清楚的记得在我睡觉前看的时间是凌晨两点十八分,而眼前手表的时针分针还是停在了这个位置!诡异的是秒针在走,但是时针和分针却是静静的停在那里,好像牙根就没有动过!

  我想看看外面的天色,可我此时所处的空间是一个完全封闭的存在!要不是我已经开了夜眼,我想这里一定是漆黑一片,只有楼道里投下来的一缕昏黄灯光!

  我不由得吸了一口气!

  眼前这个环境除了不见的那几口水缸,肯定和古老头舅舅当时看到的没什么两样!只是我不明白我二爹当时可以处理那三口水缸,为什么不能这个类似于“怨结”的迷魂阵也解决了呢?

  我想着想着突然无声的笑起来!

  我现在将满十八岁,而二爹那会还不到十岁!比他大十岁的我被这个迷魂阵不知困了多久,而身为孩子的他就算是厉害也有一个程度!

  我以前是觉得天塌下来了有二爹顶,后来觉得就算是地陷了有忆歌填!可是现在我终于成了孤家寡人,终究要一个人去面对!

  我记得吴老大对我说过一句话,“一个人的成长,本是一场修行”!我以前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一心想着赶紧长大!长大了就可以做孩子不能做的事情!长大了就可以让孙香和蒋媛出来!长大了就可以去猫眼子村实现我的诺!

  随着忆歌的离开,我第一次有了一种孤独和茫然的感觉!就好像我生来就注定一个人!要不然我的亲生父母为什么都抛弃了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