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午夜进棺 > 第六十九章 手镯

第六十九章 手镯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我看她像个没事人一样看着我更来气了,指着她就是一阵说教!

  “以后不许再来这种地方!还有你既然是以前的人你也知道作为一个女人就要贤惠!男人在外面做事养家!女人就要在家里做饭、洗衣服、打扫家务!这些以后都交给你了!别一天就知道玩玩玩!”

  她静静听我说完又静静地回道:“你说的这些我一个都不会!而且我从来都不需要男人养!”

  “你说得轻松!可你刚在吃的这些那个不是我花的钱!你不需要人养你倒是掏钱啊!你知道这些钱可是我和二爹辛辛苦苦挣来的!这才几天都被你快花没了!”

  她无辜地看了我一眼,“挣钱……我从来都不挣钱!我需要的时候我去拿就可以了!”

  我听傻了!

  “你真是好大的口气!你以为你家是开银行的啊!”

  我说完我突然觉得这个女人说的指不定是真的!

  以她这种浑然天成的高冷气质再加上五指不沾阳春水的娇贵样!说不定以前是哪一大家的千金小姐!

  要真是这样别说挣钱了,她说不定连钱是什么样子都没见过!

  不管就算她没见过钱可她家里有钱就完事了!

  一想到这里我整个人都兴奋起来!

  “嘿嘿歌姐姐你早说不就完了!兹要是有钱,别说吃西餐了你吃山珍海味都没有问题!那个……你的钱在哪里啊?”

  我谄媚地恭维着她,脑海中已经堆满了白花花地银子!

  她认真想了一会,“我记得我把钱都存到一个钱庄了!”

  “钱庄?”

  我一听心凉了半截,“你再想想那个钱庄的名字!”

  她仔细想了一会,“好像叫招财还是什么……总之不是你去取钱的那个什么银行!”

  我一听彻底蔫了!

  娘的钱庄这个词语本身就带着浓厚的时代气息!我听我二爹说过早在民国的时候都不用这个名字了,这得是清朝以前的存在了!

  现在千禧年都过了十多年了,现在上哪里找她的积蓄去!

  我本来还想带着她去大城市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找到我二爹那个戒指的来源,现在看来这个打算是泡汤了!

  我的老屋没了!二爹不在也没个来钱的路子,天天住旅馆肯定是不行了!

  我紧紧攥着手里的卡最终做出了一个决定——租房子!

  玉城如它的名字,温润如玉!

  这里地处南方,山清水秀人杰地灵!最是一个宜居之所!虽然是个小县城但它的花销也小!

  我想着先和忆歌住下来再想办法找一些其他的出路!

  主意打定忆歌也没什么好说的,我便带着她去附近找找看有没有出租的屋子。

  一通打听下来这里的房价不是一般的贵!就算是一个一居室的小房子都有近千了!二爹不在我根本找不到活路手里的四千多根本支撑不了多久!

  我的腿都要跑断了还是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

  “怎么一直愁眉苦脸的?”

  忆歌冷不丁来了一句。

  我没好气道,“你也看到了,你难道让我笑吗?”

  她愣了一会才后知后觉地问我,“钱不够了?”

  我点了点头。

  她直接将她手腕的镯子摘下来递给我,“拿去换钱!”

  我没想到她这么阔气!

  我愣了一下接过她手里的镯子就觉得手里一沉,不仅如此我仔细看了看这个镯子是用黑银打造,镯身上面刻着精美又繁复的纹路,通体噌亮做工精致一看就价值不菲!

  “歌姐姐这……”

  这个镯子她一直戴在手腕里从来没有摘下来过,我想这个东西对她来说一定很重要吧!

  忆歌看我有点犹豫冷声道:“不过是一个身外之物!你不是缺钱吗!把它卖了就有钱了!”

  我看她说的风淡云轻并没有一丝的不舍,随即点了点头。

  我带着忆歌在玉城走了半天终于找到一家比较气派的当铺!

  跟二爹久了我知道对于金银玉器有很多黑店,一个不慎就会被那些奸商给坑了!这家店是我四处打听来的,据说这家店在玉城已经有些年头了是个正宗的老字号!

  我攥了攥手里的手镯,对忆歌说道:“歌姐姐你想清楚了?这一出去可就回不来了!”

  她淡淡点了点头。

  我见此也不啰嗦了直接走了进去。

  看店的是个老头,戴着一副老花镜正认真地看着一本皱皱巴巴的书。他抬头瞥了一眼我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这里不是小孩子该来的地方!去别的地方玩去!”

  我一听就不乐意了,扬了扬手里的镯子冷冷道:“你做不做生意了?”

  他看着我手里的镯子一愣,然后放下手里的书走近又推了推眼镜,“我不收来路不明的东西哦!”

  娘的这是把我当扒手了!

  我直接把镯子踹进兜里,“不要拉倒!我再去寻个地方!”

  “哎哎哎~孩子你别走啊!”

  老头见我要走赶紧叫住了我,然后又向外看了几眼,“你家大人呢?”

  我瞪了他一眼,“我二爹有事叫我过来看看你的报价!”

  我说着将镯子递给了他。

  他一接手赶紧仔细的观察了半天,口里喃喃道:“这卖相嘛倒是不错……可这是黑银做的,目前黑银的市价不是很高!你打算卖多少呢?”

  我知道他说了半天就是想压价,可是要说金银的价格我压根就不知道。

  “你不是问你呢嘛,你先报个价看是不是我二爹说的那个数!”

  他推了推老花镜又仔细端详了一几眼,给我伸出五个手指!

  娘的这是五千还是五万我真的不知道!想起我二爹以前跟人谈买卖的时候都不会直接报价而是比划手势,我虽然不知道他说的单位是什么但我肯定是往高了报!

  想了一会我冲他伸出双手,直接把十指都伸了出来!

  “我二爹说了,少于这个数不卖!”

  他看了看我的报数又看了看手里的镯子,想了一会咬了咬牙,“十个就十个!你是想转账还是现金!”

  我也比知道他说的十个是十个多少,可这东西既然是忆歌的随身之物那必然便宜不到哪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