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午夜进棺 > 第三章 进棺

第三章 进棺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白花花的眼珠子正对着我,面无表情的脸在此时显得更加惨白,红唇也是说不出的诡异之感。

  顾不上别的我扒着棺材赶忙爬了出来。

  出来之后又立刻跪在棺椁面前给她磕了好几头,这是犯了禁忌之后

  必须要做的弥补,以免再次遇到一些诡异的事,还十分真诚的向她道了歉。

  我又是脱她衣服又是看她尸体,在我们这行已是犯了大忌,我又心怀愧疚的继续磕头。

  也没敢再进入棺材里面,隔着棺材,用手将女尸的眼睛合上了。

  二爹也是吓了一跳,我看到他额头上已经出汗了。

  我们没敢再耽误,一起将棺材推了回去。

  正当二爹全神贯注的整理墨斗线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二爹让我先去开门,自己则将棺材处理好了之后才出来。

  门一开,我就看到了对面街坊的刘婶一脸着急的抓着我胳膊问:“小轩小轩,见着我家媛媛没??”

  刘婶又是焦灼又是期待的看着我。

  我摇摇头:“没啊,我都一天没见到她了。”

  刘婶的女儿叫蒋媛,跟我一个班的。

  我对这个蒋媛印象还是挺深刻的,开学的时候老师安排我和她一起做同桌。

  我满心欢喜的答应了想着终于能有个同桌了,而且还是个女生!

  结果第二天这事让她妈也就是刘婶知道了之后,气势汹汹的找到我们班主任,说什么都不让我和蒋媛坐一起。

  但蒋媛这小姑娘人美心善,不想别人一样孤立我,有时候还主动找我说说话。

  人好看脾气又好,温温柔柔的,以至于我上课的时候还偷偷看过她好几眼。

  今天上学看到她不在,还想着她家是不是出了啥事呢。

  二爹这时也出来了,刘婶又说:“今儿早上让她去给她爷送箱牛奶,结果到现在都还没回来,找一天都没找到,着急死了。”

  二爹问:“这来回的路上都找了吗?”

  “都找过了啊,村里人都在一起找,周边的村子都找了,还是没找到,这不实在没办法,才来你家问问的吗……”

  我一听这话,也着急了,毕竟我对蒋媛的印象很好,还想着能和她成为朋友。

  我们家门一关,我就和二爹加入了寻找蒋媛的队伍中。

  农村里都是重情重义的,基本上都是一家有难,不用等村长召唤,自发的每家都会去帮忙。

  这次也不例外,我们一直找到深夜,村长让小孩和妇女老人都先回去了,留下了男人继续寻找。

  我虽是内心着急,但也无可奈何,只好先回家休息了。

  躺在床上闭上眼睛,不一会我就睡着了。

  对于我们家而,堂屋里放个棺材也不算稀奇,所以这并没有影响我的睡眠。

  睡了一会之后,我听见吱吱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也没太当回事,翻个身换个姿势继续睡了。

  可是这吱吱的声音一直没断,反而越来越凄厉,像是挠在我心上一样。

  我猛的睁开了眼睛,一片黑暗,我喊了几声二爹,没有人回应我。

  我把灯打开,已经快凌晨四点了,二爹他们看来是还没有回来。

  我顺着那吱吱的声音找去,发现是从棺材里发出的,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棺材里冲出来一样。

  我也不敢轻举乱动,找了几条板凳压在了这棺材上,又慎重的向棺材拜了拜,听着那声音好一点之后,才回去继续睡。

  但始终睡的不安稳,还做了几个乱七八糟的梦,梦里好像看到蒋媛,也不知道是不是她。

  但是身材感觉都很像,我上前想喊住她,她突然扭过头来,长长的头发批在眼前,眼中一片乌黑,一行血泪流了出来,四肢也古怪的扭在了一起,嘴一咧,就向我扑过来。

  我立马就惊醒了。

  此时天也亮了,我听到二爹的屋里有动静,就过去看了看。

  “二爹二爹,找到蒋媛了吗?!”

  “没有啊,找了一夜也没看到。”

  我听着心里一阵担心,再也睡不着了,心里都是蒋媛和那个奇怪的梦。

  等到第三天晚上的时候,传来了一个不幸的消息。

  一个划船的师傅在村南边的池塘里看见了一具女尸,看着年纪不大。脸和四肢都被池塘的水和小鱼虾摧毁的看不出模样了。

  不知道是被什么缠住了,没有浮上来。

  刘婶一听到这个消息,就哭的昏天黑地。还晕倒过好几次。

  等磕磕盼盼的来到尸体前一辨认才发现不是蒋媛。

  身上穿的衣服不是蒋媛的,而且这女尸大腿根上也没有刘婶说的胎记。

  一时之间,刘婶不知是喜是悲。

  最终仔细查了一下,这女尸是那个村口乞讨的傻子,不知道怎么就落水溺死了。

  蒋媛失踪的事情还是没有任何进度,全村的人治好继续轮换着找人。

  夜晚的时候,我就先回来,在家里做好了饭,等着二爹回来吃。

  不知怎么了,心里想着蒋媛,眼里看着这堂屋的棺材,心里总觉得怪怪的。

  为了图个心安,我就拿了几只白蜡烛点燃,又冲着棺材拜了拜,磕了几个头。

  就在我磕完头起来的时候,不知道哪来的一阵诡异的风,吹灭了蜡烛,连带着电灯也吹的明明灭灭。

  还把棺材上压着的板凳给吹翻了,紧接着这棺材也莫名其妙得不安分了起来,哐哐当当的晃动着。

  不知怎么这棺材就自己翻倒了,那女尸也滚落了出来。

  头发衣服被弄得一团乱,双眼也是睁开的状态,在明灭不定的灯光下,那双惨白的双眸好像正死死盯着我看。

  风停了。

  我被吓得愣了回神才反应过来。

  赶忙念着失礼了,失礼了。

  小心翼翼的将这女尸的头发,衣服整理好。

  准备将她抱入棺材的时候,却发现这尸体却意外的沉重,我抱的满头是汗才把她放回了棺材之中。

  望着这具尸体,我总感觉我梦里梦到的就是她。

  我又费了好大的劲才把棺材恢复如初。

  又点燃了几炷香和蜡烛,在棺材前磕头,念了几遍诵经。

  二爹还是没回来,我突然脑中闪过了一个想法。

  犹豫再三,我还是翻进了棺材,掀开了这女尸的裙子。

  我想看看这具尸体上有没有刘婶所说的那个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