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51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午夜进棺 > 第二章 女尸睁眼

第二章 女尸睁眼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还有胆子小的走夜路被吓死了,被发疯的狗咬死的……奇葩的离奇的尸体我也是见了不少。

  后来我十五六岁了,这夜,我家门口停了个大卡车,下来了几个穿着大背心的壮汉,从车上搬下来一个棺材。

  随后下来的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模样不错但是脸色蜡黄了些,黑眼圈也重,看着是连着熬夜才有的气色。

  我看着他们觉得古怪,一般尸体就放在灵堂里守几天,然后就去殡仪馆里火化了。

  而这些人不降棺材放在自家灵堂里,而是放到我家,怎么看都觉得奇怪。

  二爹和那个年轻人小声的叫谈着,我只听到了临走前那年轻人说了一句“麻烦了”,然后狠狠握了握我二爹的手。

  带着那群人离开了我们村。

  看到他们一走我就跑去问三叔,这棺材是怎么回事?是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就像以前有缺胳膊少腿的尸体,就要先送到我们家,让我装个假肢之后再拉走。

  二爹领着我进了堂屋,站在那棺材面前说:“这帮人非让我给这棺材埋土里哟。”

  “土葬??现在不都火葬、水葬了吗?”这些年来,有政策不让搞土葬了,大家基本上都选择火葬,只不过我们这村偏远了些,还是会有村民背着大家搞土葬的。

  我看着二爹的黑脸说:“也还行,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

  “这还不过分呢?!那违法犯罪的事都来找我干,他们拍拍屁股走人了。”

  二爹抽着劣质烟,不满的抱怨。

  毕竟我们主要是给死者入殓,在火化前做做法事,而给尸体下葬一般都是亲属做的事,怎么也轮不上我们啊。

  我上前看了看棺材,这么多年看了这么多棺材,我也是能一眼就看出这是个价值不菲的棺材。

  用的是造棺之木的最佳者春芽木,黑色的棺身发着亮光,雕刻的是百福图。

  往上看去,有着白色布帛,上面写着些祈祷来世好运的文书,被墨斗线缠绕,捆住棺材之身。

  看到这我难免一惊。

  这不是棺材是棺椁!

  棺材装尸体,棺椁裹在棺材外面,是用来殉葬的!

  我用手摸了一下,很冰,只是触碰了一下就把手拿了回来。

  我连忙把二爹喊了过来。

  二爹看了看,指着那墨斗线打的结对我说:“你看看这是什么?”

  “这啥啊?没看出什么名堂来啊。”

  二爹敲敲我的头:“你天天都在想啥了,给你说的是一个不记得了,这么明显三灵结扣都看不出来。”

  我摸摸头,二爹一说我就想起来了。

  这三灵结也是赶我们这行才会的一个打结方式,所以这明显是找过别人处理的棺材,那还来找我们是为什么??

  “让我来看看里面究竟是个什么宝贝棺材。”

  二爹说完研究了一下那三灵结,不废一会功夫就将那结解开了。

  招呼着我一同推开这个棺椁,棺材的模样露了出来。

  也是漆黑的春芽木,冒着森森的寒气,棺椁冰冷是因为这棺材里放的有冰,有不少已经化成了水。

  棺材里,躺的是个小姑娘的尸体,看身长年龄应该和我穿不多大。

  穿的是个红色的旗袍,丝绸的面料看起来很是高级。

  因为有冰块的原因,没闻到什么异味,其他的就和正常尸体没什么区别了。

  “你看他脖子那是什么?”

  我又凑上去仔细瞅了瞅,她的头发批在胸前,挡住了脖子一部分的皮肤。和大多数披头发的女孩子发型差不多。

  二爹看我还是没看出什么来,就让我下到棺材里仔细看看。

  我也只能乖乖照做,带好手套脚套就翻了进去,毕竟以前经常给尸体化妆,翻进棺材对我来说还是很轻松的。

  棺材里带着一点木质的香气,但就是冷,我刚进去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我用手扒开她脖子前的头发。

  一扒开就把我吓了一跳,这女尸的头是被缝上去了!

  黑白相间的针线像是无数个小虫子钻进她白皙的脖颈里一样。

  乍一看,像是绳子的勒痕,但远比那恐怖的多。

  但是缝脑袋这事已经很少见了,古代斩首时会用到这种技术,自从近代有了枪毙之后就没怎么见过了。

  上次二爹给人缝脑袋,还是因为那人在工地干活从三楼仰了下去。

  下面是铁片,正好被刺穿了脖子,身上也是割的遍体鳞伤。

  二爹废了几天才缝出一句完整的尸体。

  而这具女尸,漏出来的皮肤都是没有任何损伤的。

  “把她衣服脱下来看看。”二爹的声音在头上响起。

  “二爹,这不好吧……”

  倘若我真的脱了她的衣服,就是侮辱尸体了,会被判刑的,我可不想犯法啊。

  我抬头看着二爹,脸上写满了不愿意。

  二爹瞪我一眼:“看我干啥!脱啊!”

  看着二爹皱着眉头一脸阴翳的样子,我也没敢再拖延。

  找到旗袍的纽扣,解开,将最外面的旗袍脱掉。

  这句尸体居然只有一件衣服!给旗袍一脱掉,全部的尸体就呈现在我面前,连个内衬都没有。

  这谁给整理的啊?就给穿一件衣服,太不正常了。

  二爹一看到这尸体,眉头就皱的更深了。

  我向尸体的四肢望去,在肩膀和膝盖上方都发现了熟悉的黑色针线痕迹。

  她的四肢也是被缝上去的??!我看看她的头,又看看她的胳膊、腿。

  毕竟这么离奇的尸体我也是第一次见。

  “好了,别看了,快给人家衣服穿上吧!”

  二爹一说我才回过神来,连忙给她的衣服穿好。

  衣服少,我穿的也快,穿好准备离开棺材的时候,我朝她的脸部看了一眼。

  这一眼,把我惊的往后倒了一下。

  这女尸的眼睛不知道什么睁开了!